预付费“爆雷”事件频发,预付费到底能不能退呢?


前言导读

  预付费是很多商家常用的业务方式,通过一定的让利,让消费者享受实惠的同时尽快回笼资金投入,但是因为商家或者消费者原因单方面终止合约退款的纠纷和投诉也很多。遇到这样的情况,消费者的权益是否能得到保障呢?

消费投诉实例

  消费者向消委会求助,其给孩子报了美术学习班,在周末和假期去学习画画。报名时商家没说费用不可退,去年因为疫情发生,孩子无法去上课,直到今年上半年都不能去画画。下半年考虑到学业的缘故也没有时间再参加此类课外学习,与商家多次协商未果。经过调解员介入沟通,商家承诺扣除30%作为违约金,对剩余款项予以退还,消费者表示认可。

  查询有关预付费的相关法律条款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三条以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十条。

  • 第五十三条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
  • 第十条 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与消费者明确约定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价款或者费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项和风险警示、售后服务、民事责任等内容。未按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对退款无约定的,按照有利于消费者的计算方式折算退款金额。
    经营者对消费者提出的合理退款要求,明确表示不予退款,或者自约定期满之日起、无约定期限的自消费者提出退款要求之日起超过十五日未退款的,视为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

  本案例中由于并没有约定退费规则,故调解中认为:虽然是消费者单方面主张终止合同,但可以支持消费者的部分合理的退费诉求,对于商家举证的已实际产生的成本,也应该合理扣除后退还消费者。对于“一经开课概不退款”这样不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之相关规定的霸王条款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实例

  原告以电子订单方式从被告处购买了网络学习课程,总价为21,780元。被告在支付订单前需点击确认课程方案和电子版的购课协议,课程方案页面显示课程信息,合同约定有效期开课后540日有效,退款经学员同意,自课程开始之日起三十日内学员如对其提供的服务不愿再继续使用,可以书面方式提出申请,解除本合同等,协议中第6条关于退费的内容,被告以字体加粗橘色加亮形式显现。

  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被告通过信息网络方式发布课程订单信息,原告确定订单并完成支付,双方之间成立教育培训合同并依法生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

  本案中,两个焦点在于:1.超过30天不得解除合同或要求退费以及课程有效期540天的合同条款是否有效;2.原告要求解除合同并退还课程费用能否成立。

  首先,根据法律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包含有上述内容的,该内容无效。关于不予退费条款,属于被告预先拟定的格式条款,被告虽举证购课合同中对于超过30天不得解除合同或要求退费的条款进行加粗加亮提示,但综观合同对双方权利义务等条款的约定,对退费时限、课程有效期内完成学习等与学员具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加以约束,未约定被告提供课程服务的履行效果、瑕疵履行的违约责任等内容,在此情形下,合同对原告解约和退费权利的加以限制,本院认为,被告作为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并未遵循公平的原则来确定其与原告之间的权利和义务。本案中原告以预付费方式支付了全部课程费用,被告实际以“预约点”形式提供服务,课程需由学员发起预约,由于1对1在线教育培训具有要求学员和教育者在教学内容等方面相契合的特点,对于尚未提供的课程培训服务,原告作为消费者依法有权自主选择接受或不接受服务,故本院认为超过30天不得解除合同或要求退费的条款属于排除学员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根据法律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本案中,原告主张在合同履行期间曾向被告提出解除合同,根据2019年8月原告与被告督导的微信聊天记录,仅能反映原告询问退课的途径以及对于被告格式条款的异议,并无明确要求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因课程有效期已届至,合同自然终止,已无解除必要,且原告并无证据证明被告提供服务不符合约定的违约情形,其在合同终止后发出解除通知不发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果,其现在起诉要求解除合同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提供的家属火化证明等材料并不能证明原告存在不能上课的客观障碍,其主张存在不可抗力事由无法上课不能成立。本案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向原告提供课程督导,被告亦举证在课程有效期内通过电话联系原告提醒上课,合同约定学员享有请假1次和延期1次的权利,被告督导在沟通过程中亦提到原告可申请延期,然原告并未申请延期操作,因此,本院认为,课程有效期内系原告存在单方面怠于上课的主观过错。涉案合同虽已终止,不影响合同费用的结算,考虑到课程费用系预付费性质,本案中原告未曾预约上课,被告也未提供相应课程方面的服务,并且被告对于学员可申请课程延期、请假的条款向原告提示不够明确,在此情形下由被告收取全额课程费用有违公平原则,对于原告主张退还课程费用的请求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对于逾期利息主张不予支持。综合考虑被告针对网络课程的开发、推广、维护、提供赠品、聘请外教及行政管理等必然会产生一定成本支出,以及原告单方放弃服务的过错程度,依照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本院酌定由被告向原告返还课程费用6,000元。

总结

  面对预付费折扣和赠送,消费者应该理性的考虑是否真的需要,而不是冲动消费,对于合同细则中高亮或加粗提醒的更应该仔细查阅,不轻信销售人员的口头承诺,一切都要落实到合同之上或者保留相关证据。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合同签订后双方应该有契约精神,履行双方各自的合同义务,当然也可以在合同订立前对不合理、不合法的条款说“不”。








判决文书下载地址(提取码A315):
(2020)沪0115民初88184号
(2021)沪0117民初123号


图片来源网络,判决文书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